病名不朽_正文卷 第五十八章:最后一个医生_科幻未来小说_深音小说
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
在病城里,生病或许能够让你过得更好,但也有可能你会遭遇许多离奇的事情。如果你正在遭遇扭曲与诡异,假如你正在与病态的规则对抗,请不要放弃希望,因为我正在赶来救援的路上。我是姜病树,我可能是病城里……最后一个健康人。
第五十八章:最后一个医生

话分两头。

在病城出现了慢性病域的时候,秦观棋与徐曼羽,棋组织最强二人带着柳冰前往了病城之外。

病城之外到处都是危险的病域。

传闻有的病域已经被四大集团掌控利用。甚至可以用来解决粮食问题。

但这只是传闻,四大集团或许有征服某些病域,可对于所有人而言,包括四大集团的顶尖高手在内,病域,尤其是病城外的病域,都相当凶险。

病域有着一定的范围,一个个病域并非无缝衔接。

病纪元至今,棋组织的历代先贤,以及病城百姓,四大集团的拓荒者们,算是隐隐摸出了一些道路。

这些道路,被称为无垢之径。

无垢之径的路线,是一代代人靠着不断死亡摸索出来的,行走在无垢之径上,就不需要担心会误打误撞走入病域里。

也就是各个病域与病域的缝隙。

但穿行在这些缝隙里,也是很危险的事情。

谁也不知道会不会方向感一歪,就走进了某个奇怪的病域里。

而且病城外是有雾的,终年不散的雾气,让人很容易迷失方向。

并且无垢之径在病域与病域的缝隙里,随时可能听到病域里的声音。

病域,是有病魔执念形成的,为了不断病变与扩散,病魔执念也好,死在病域里的种种病变也罢,都会不断蛊惑他人进来。

所以出城的话,千万不要回应陌生的声音。

哪怕那些声音喊出你的名字。

也千万不要与陌生人搭讪。

这是所有出病城之人的经验——在抵达无垢之径的各个地点之前,路上发生了任何事情,不要问,不要管,不要惦记。

专心赶路,就不会有任何事情发生。

否则便会陷入万劫不复。

因为病城外随便一个病域,都不是病城内的病域可以比的。

从有序纪元末期,到病纪元至今,死在病城外的人……太多太多。

柳冰的肌肉已经萎缩至正常人大小,那些肉瘤看着就像是一颗颗凹起的点。

但她的脸已经毁了,身上的肌肉线条也显得极为混乱。

虽然体格回复到了原本的体格,可如今的柳冰看起来,就像是一堆由肌肉随意拼接成的人形生物。

“下次见到黑棋组,我会让他们百倍偿还。”徐曼羽眼里不再有媚态。

她一直嘲弄柳冰是没用的小兵,可看到柳冰这个样子,徐曼羽心情始终不好。

秦观棋比划手语。

由于与徐曼羽相处时间很长,是师姐弟,所以徐曼羽是懂手语的。

【就是不知道周医生,会不会救治她。】

“很难说,记不记得老帅有一次重伤将死,上代车带着老帅去寻他,他都没有救,这种老怪物,对病城大概已经绝望了。”

“要让他医治这些被病魔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人类,恐怕很难办到。”

如果这个世界还有人可以救柳冰,那便是住在病城外周医生。

一条只有棋组织知道路线的无垢之径,可以抵达周医生的住所。

医生这个词,已经被致病师取代。

病城里没有医生,只有控制病情,以及带来各种生病建议的致病师。

随着举世皆病的推行,曾经的医生都自发改叫致病师。

少数不肯这么称呼自己的,都被处理了。

周医生没有被处理。

他是被闻圣人留下刻印的人之一,他也拥有病魔,病魔的能力,几乎可以说是能做到起死回生。

这样一个老怪物,当年闻圣人离开,云圣徒被驱逐,他认为病城再不值得留念,便去追寻闻圣人的脚步。

但他的能力有限,病魔能力终究不是战斗性质的。

他无法离开病城太远,于是乎,他在病城外找了一处据点。

要进入这处据点,会经过多处病域,无垢之径非常曲折盘旋。

后来云鹰扬知道了路线,这条路线也一直是棋组织的秘密。

只有主帅和主帅最信任的几个人,有资格知道。

很快,徐曼羽和秦观棋来到了周医生所在之地。

这是一栋庄园。

秦观棋和徐曼羽也只是知道路线,还是第一次来到这里。

他们看过庄园的照片,却并没有近距离感受过。

在抵达这里,近距离的观察之后,二人才真正感受到了问题所在。

照片很模糊,很多东西看不真切,但走近之后,就会看到庄园内有一块牌子。上面刻着细小的文字。

若目力不好,几乎看不清楚。

“病域……?”徐曼羽不敢相信。

【看来是的,恐怕我们低估了治疗柳冰的难度。】秦观棋比划手势。

徐曼羽大怒:

“这算什么?立一个只让无病之人进入的牌子?”

“他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年代了?这不是他当年追逐圣人的年代了!无病之人早就死透了!”

牌子上的字,让徐曼羽气不打一处来。但她也只是压低声音,小声对秦观棋说这些话。

她并不敢得罪这位周医生,哪怕周医生在她看来真的很怪。

身为一个医生,却刻下了一块这样的牌子——

“有病之人不治,逐病之人皆该死,只有无病之人可以进入庄园,非我应允,强行进入庄园只会万劫不复。”

牌子里的内容,算是把徐曼羽和秦观棋也骂了。

徐曼羽就知道,连老帅那种英雄都不肯治,这个周医生多半认死理。

但无病之人能够走出病城么?能够走过这么曲折的无垢之径么?

周医生完全不在意自己的要求是否合理,他此时正在庄园后院里,养着小动物。

漫长的岁月他过得不亦乐乎,虽然不再是以人类的姿态。

秦观棋和徐曼羽这个等级的存在,自然可以感受到病域的气息。

二人曾经都是红车,是最强的病域净化者,自然也善于思考。

徐曼羽说道:

“主帅,你感觉到了吧?”

秦观棋点点头。

“这里就是病域,周医生在老帅的说法里,是和闻圣人一个时代的,是祖帅口中都值得敬佩的人。”

“但他怎么可能活这么久?而且这里居然是病域。”

尽管还没有走进庄园,但徐曼羽和秦观棋已经感受到了,庄园散发的诡异气息。

二人的病衍波动等级极高,病衍波动到了一定程度之后,不但可以提升体能,还能带来一些奇特的感知。

比如对病域的感知。

显然,这里是病域,一个只有无病之人可以进入的病域。

要让有病之人进入病域,就一定得让周医生解除某种防御机制。

否则有病之躯一旦进入,恐怕会被某种病变的规则所伤害。

【有没有可能,他把自己弄成了病魔执念?】秦观棋比划手语。

徐曼羽也想到了这一点。